41岁下岗失业,她只好用1.2万元开了一间8平米的

发布时间:2017-11-17 18:21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她在菜市场工作了13年,却在41岁失业下岗。为了养家,她一脚踏入酱鸭市场,历经20年沟沟坎坎,她一手缔造出过百亿的酱鸭帝国,她就是煌上煌的创始人徐桂芬。

  1951年10月,徐桂芬出生在江西南昌,兄弟姐妹八个,徐桂芬排行老四,好在父亲在蔬菜公司任职,肉虽然没有,蔬菜还是管够的。

  但是1966年文革一来,父亲被关进牛棚,菜叶也吃不上了。家中有8张要吃饭的嘴,而母亲一个月仅有3块钱的工资,现实真是能把人逼疯啊。母亲头发一天比一天白,15岁的徐桂芬决定为家里做点什么,当她看到火车站口一批又一批进京的串联学生,马上有了主意“就卖大碗茶!”

  从此,南昌火车站旁,出现了一个小姑娘,一手提着水壶,一手端着茶碗,在学生队伍中不停穿行。一碗一分,一天下来,运气好的话能挣上三毛多。

  可惜,卖茶的日子也没多久。在“我们也有一双手,不在城里吃闲饭”的号召下,17岁的徐桂芬被下放到奉新农村接受劳动改造。

  为了早日摘掉“资产阶级小姐”的帽子,徐桂芬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鸡早,但是,从小在城里长大的她哪里吃不消,动不动就在昏倒在水田里,有一次还差点休克过去。

  大队书记怕出人命,终于发了善心,5年后的1973年,徐桂芬回到了南昌。

  此后,徐桂芬做过保姆,当过搬运工,直到3年后父亲退休,她终于得到顶职机会,分配到了当时的热门单位——南昌食品公司,在下属菜市场做营业员,一做就是13年。

  此后,你知道的,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的过程中,国有菜市场一年不如一年,直到1992年,食品公司就地解散。

  徐桂芬再一次丢了饭碗,那年她41岁。

  为了养家,徐桂芬做起肉皮加工的买卖,天没亮就到市场上收购肉皮,拿回家后用开水煮,刮去油脂,再用冷水浸泡、晾晒。一到冬天,徐桂芬10根手指肿得就跟10根大萝卜一样。

  但是,即便那样,也解决不了一家人的温饱。此后她还做过腊肠,卖过拆骨肉,调过饺子馅,不过都无疾而终。

  1991年底,徐桂芬在家附近一个菜市场发现买卤菜的人特别多,每个摊子前面都人头攒动。要知道,当时南昌的卤菜都被温州人和潮州人垄断了。

  徐桂芬眼睛一亮“温州卤菜菜品很多,可味道清淡;潮州人卤菜大多是海产品,可品种单一”。为什么不集两家之长,去两家之短,做南昌人酷爱的鲜香辣卤味呢?  

  于是1993年2月9日,徐桂芬用1.2万元的全部家当,在南昌绳金塔下开了一家不足8平米的“煌上煌”卤味店,希望自己辉煌之后再上辉煌,旁边的绳金塔据说是神塔“能镇火消灾。”

  不过,煌上煌起步却毫不辉煌,甚至坎坷不断。当时徐桂芬只有一只火炉、一口铁锅,唯一的大件就是一辆送货的三轮车。

  卤菜师傅是徐桂芬从菜市场请过来的,徐桂芬是老板也是伙计,采购、制作、送货,样样都必须自己动手,即便寒冬腊月,周围的邻居也总能看到徐桂芬推着三轮车在小巷中吆喝“卖豆腐干、辣黄瓜条啦!”

  可惜由于没有特色,即便徐桂芬每天干16个小时,一天也只能挣到200元毛收入,她自己可以不要命,卤菜师傅就不干了,半个月后干脆不辞而别。

  最后没有办法,徐桂芬硬着头皮通过朋友雇了一位大厨,那大厨开口就要2千块,徐桂芬只能咬牙点头。

  大厨就是大厨,从此徐桂芬的卤菜天天卖光,做多少卖多少,煌上煌日渐红火。同行一看,“呦,绳金塔确实是风水宝地”,于是就在煌上煌边上开了四、五家卤菜店。

  这个时候,大厨跳出来叫板“必须马上加薪1000元。”同意吧,只是加薪的第一步,不同意吧,说不定第二天大厨就脚底一抹油,煌上煌又青黄不接了。

  就在徐桂芬犹豫不觉之际,大厨真就被隔壁卤菜店挖走了,徐桂芬肺都气炸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她要找隔壁卤菜店拼命,好在被丈夫拉住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丈夫怕徐桂芬气出病来,就劝她去外地散心。于是1994年3月,徐桂芬一路向东,先去无锡玩了几天,后又去了苏州。

  苏州园林确实名不虚传,一勺代水,一拳代山。看到湖光山色,小桥流水,徐桂芬心情慢慢舒畅起来。

  结果一出景点,徐桂芬马上饥肠辘辘。搭眼看到一招牌“苏式酱板鸭大甩卖”,她马上买了一只充饥,没有想到味道挺独特“好吃极了”。

上一篇:2017年人造草果岭引领景观设计新趋势
下一篇:[中性评级]东海证券医药生物行业周报2017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