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滨州新闻 >

海润光伏的巨亏算盘

来源:网络整理   发表日期:2018-01-13 14:59 


先是宣布10送20的高转送,再是前三大股东套现,最后是预告8亿元巨亏(实际亏损9.48亿元)。在资本市场上这一过火的表演,使得海润光伏的董事长—被誉为“中国光伏教父”的杨怀进,受到了上交所的公开谴责。然而,相对于杨怀进个人,投资者最关心的还是海润光伏怎么会巨亏,又为什么在今年第一季度突然实现了业绩反转?

4月23日,也许是“中国光伏教父”、海润光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润光伏”)董事长杨怀进最难启齿的日子。这一天,上交所对包括杨怀进在内的海润光伏三大股东及其高管团队成员进行了公开谴责。上交所认定,海润光伏相关责任人在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方面存在严重违规事项。

祸不单行的是,由于海润光伏自2013年亏损2.02亿元后,2014年再度将亏损攀升到9.48亿元,在被上交所公开谴责的第二天,海润光伏的股票简称,也由“海润光伏”变更为“*ST海润”。

按理说,戴上ST帽子的海润光伏一定会被资本市场做空,但是,海润光伏很快在4月30日通过公布2015年第一季度实现的0.24亿净利润,对自己此前的负面新闻进行了“对冲”,此后截止到5月11日期间的交易日内,海润光伏的股价整体呈现上扬趋势。看来,中国最大晶硅太阳能电池生产企业之一的海润光伏,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糟糕,其在玩味资本市场时,也同样被资本市场在玩味。

玩味资本市场

因为杨怀进的存在,海润光伏在中国光伏行业中有很重的明星味。

杨怀进,1963年生,1985年获得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学士学位后,进入国企上海石化公司,后远赴澳大利亚麦考瑞(MACQUARIE)大学攻读经济学,于1994年获得硕士学位,其后加入澳大利亚国籍。从杨怀进的学习履历看,其和光伏学科并无任何交集,但其在澳大利亚留学期间,结识了同出于世界太阳能之父马丁·格林(Martin Green)门下的施正荣和赵建华。之后,杨怀进发现,可以利用他们在光伏研究上的成果,回国大施拳脚。

杨怀进是中国光伏行业的垦荒者。回国后,杨怀进不仅和施正荣、赵建华一起组建过无锡尚德、中电光伏,还和靳保芳一起创建了晶澳太阳能,并先后将这三家公司送上资本市场。

2009年,杨怀进决定独立发展,组建自己的海润光伏。2010年通过获得股权,杨怀进进入当时停牌的上市公司ST申龙高科,期间,杨怀进带领自己原晶澳的团队,通过联手新的大股东紫金电子,对ST申龙高科完成资产和团队重组,由此控制了ST申龙高科。到了2012年2月,ST申龙高科复牌上市,3个月后,ST申龙高科正式更名为海润光伏。这是杨怀进继对无锡尚德、中电光伏、晶澳太阳能之后的第四次资本运作,和将前三家直接送上资本市场手法不同的是,对ST申龙高科的控制,实际是颇为繁琐的借壳上市。由此可见,杨怀进对公司资本运作颇为熟练。

但是,替代ST申龙高科的海润光伏,却没有呈现新气象。2011年决定重新上市前,海润光伏的大股东承诺前3年公司净利润不低于4.99、5.1和5.29亿元,但结果是,2011年由大股东补足0.97亿元的差额;2012年在政府买单4.54亿元的基础上,再由大股东补足5.08亿元的差额;2013年的亏损迫使大股东一改7.31亿元现金补偿的承诺,强推向除原海润20名股东外的中小股东10转1.6股的方式“一转了之”;2014年在光伏产业一片大好的形势下,有竞争力企业中,只有海润光伏和英利成为落跑者,两家公司分别净亏损额为9.48亿元和12.998亿元(按亏损额2.095亿美元换算)。

在业绩连续不振,及2014年出现巨亏形势之下,海润光伏的前三大股东各怀心思,并采取了行动。

第一步,宣布高转送利好消息。今年1月23日,海润光伏发布公告,提议实施“每10股转增20股”的利润分配方案。当日,海润光伏收获涨停板,股价报收于10.31元。此前,海润光伏的股价已有过一轮上涨—1月5日至1月23日间,在没有明显利好的情况下,海润光伏股价已从6.89元涨至9.37元。

第二步,前三大股东集体套现。上述利好消息之后,海润光伏的前三大股东江苏紫金电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金电子)、江阴市九润管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润管业)和杨怀进旋即实施减持套现。根据公开消息,紫金电子和九润管业宣布,自1月22日起未来12个月内通过协议转让、、二级市场交易等方式将全部减持,而杨怀进宣布自2015年1月22日起未来12个月内减持股票数量不超过3453万股。

实际上,二股东九润管业早在1月14日至20日期间合计进行过占总股本5.00%的减持,共套现6.16亿元,而大股东紫金电子也在1月份减持所持股份,共套现2.89亿元。

在发布再度减持消息后,九润管业又在1月27日及28日两天内再度追加占总股本4.98%的减持,套现6.89亿元,由此率先退出海润光伏前三大股东席位,而大股东紫金电子则同步跟进减持。至4月8日,紫金电子仅持有500万股公司股票,占总股本的0.32%,由此,杨怀进持有公司总股数1.38亿股,占总股本的8.77%,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第三步,发布预亏利空消息。发布高转送利好消息,及前三大股东集体套现接近尾声后,1月30日,海润光伏发布了预亏8亿的公告(实际亏损9.48亿元)。

股东套现,本属正常行为,但在整个三部曲中,海润光伏前三大股东的套现行为却存在逻辑性的反常。先是通过发布利好消息拉升股价,然后在高位时,股东减持,直到减持行为接近尾声时,再发布预亏的利空。因此,海润光伏严重违反了《股票上市规则》和《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董事选任与行为指引》的相关规定,以及在《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声明及承诺书》中做出的承诺。

海润光伏为玩味资本市场的行为,付出了代价。上交所不仅对包括杨怀进在内的海润光伏三大股东及其高管团队进行了公开谴责,还将纪律处分抄报江苏省人民政府,并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

但是,海润光伏的股东及其管理者,为什么宁肯背负不诚信和玩味投资者的骂名,还坚持做出这场游戏?《经理人》分析认为:第一、由于光伏行业属资本密集型,而海润光伏的大股东在前几年不断投钱补足利润差额后,已经不愿意陪着海润光伏继续玩下去,因此要脱身而走;第二、由于无法从现有大股东身上获得更多的资金支持,杨怀进或希望通过扩大股本,重新选择新的大股东。对于后者,杨怀进有过公开的表述。

玩味海润光伏

接下来,升级为大股东的杨怀进及其领导的团队,一方面必须尽快找到新的投资股东,一方面必须努力反转公司业绩。相对而言,后者更为现实,因为只有拿着业绩才能和新的投资股东进行更高的议价。

上一篇:海润光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关于2014年年报事后审核意见回复的公告
下一篇:【视点】海润光伏将在大连“生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