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滨州故事 >

中国核电人才荒:操纵员比飞行员金贵 没时间恋爱

来源:网络整理   发表日期:2018-01-12 13:00 

  2015年全国开工的核电机组总数,是过去3年开工的核电机组加起来的两倍。其中,2014年为0台,2013年为1台,2012年为2台。

  中国第一代核电操纵员在法国培训时,每人的费用相当于一个成人平均重量的黄金。即便操纵员现在已经可以在国内培训获得,但培训费用每人仍需150万元。

  在2016年严峻的高校毕业生就业形势下,有关高校核电相关专业的毕业签约率却非常乐观。

  中山大学官方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提供的一份材料显示,6月20日,该校中法核工程与技术学院第一届硕士研究生共72名学生正式毕业,除了6人继续读博之外,绝大部分签约中国广核集团(下称"中广核"),另有3人签约法国电力集团、2人签约法国阿海珐集团。清华大学核能院反应堆工程专业的毕业研究生也为"去哪一家"烦恼。

  一些就业分析文章则统计认为,正如中山大学中法核工程与技术学院第一届硕士研究生那样,核电相关专业的就业率几乎是100%。

  昔日的就业冷门专业为何在今天变得热门?这与中国核电产业的再次大发展有着必然的关联。

  但业内人士也表达了对核专业骨干人才被稀释和短缺的担忧。

  日前,环保部国家核安全局官网挂出的两则消息显示,环保部对阳江核电厂4名核电工作人员进行了行政处罚,原因是在2015年3月22日阳江核电厂1号机组大修期间,他们未按程序操作,违反了核电厂运行技术规格书要求,且事件发生后隐瞒不报和未按程序记录事件。

  上述被处罚的事件,一方面说明中国对核安全的高度重视,也从一个层面说明,核专业骨干人才的重要性。

  然而,面对一哄而起的高校核专业设置和集聚的毕业生,培养机制面临巨大考验。

  在核电产业再次大发展的背景下,核电人才变得"炙手可热"。

  核电人才"炙手可热"

  2015年3月,在山东举行的全国核电人才开发与建设研讨会上,清华大学核能与新能源技术研究院研究生办公室主任艾德生分析说,中国未来10年对核电运营管理人才的需求至少达到3万~4万名以上的总量。

  高校早已对人才市场的需求做出了反应。本报记者最近从有关核电主管部门独家获得的资料显示:"目前(2016年),中国已有40余所高校设立了核专业,在校生规模达到1万人。校企合作,已成为核专业人才培养的重要途径。"

  而在2007年,公开资料显示,全国所有开设核工程专业的高校毕业生总量大约500人,他们主要来自于清华大学、上海交通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和哈尔滨工程大学等四所高校。

  然而,原国家能源局的一位官员对本报记者表达了自己的隐忧,"最令人担心的是超常规发展带来的专业技术人才不足问题。"

  最近,环保部对几名核电工作人员的违规操作采取行政处罚一事,引发了业界的广泛关注。然而,任何工作人员的一个小小失误,都有可能直接威胁到核电厂的安全。

  7月26日,环保部国家核安全局官网挂出的两则消息显示,环保部已经对阳江核电厂4名核电工作人员进行了行政处罚,原因是在2015年3月22日阳江核电厂1号机组大修期间,他们未按程序操作,违反了核电厂运行技术规格书要求,且事件发生后隐瞒不报和未按程序记录事件。

  然而,中国的核电发展预示着,需要该领域更多的骨干和核心人才。

  核电发展最缺"安全员"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中法核工程与技术学院的毕业生冯英杰和连倩倩说,他们当时报考该核专业的主要原因之一,是看好核电未来的发展前景。他们今年成功签约进入中广核工作证明了他们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

  "中国的核电发展很快。"2016年1月27日,国家原子能机构主任许达哲在当天举行的《中国的核应急》白皮书发布会上介绍,2015年,中国开工建设的核电机组多达6台。

  本报记者对公开资料梳理发现,2015年全国开工的核电机组总数,是过去3年开工的核电机组加起来的两倍。其中,2014年为0台,2013年为1台,2012年为2台。

  受日本福岛核电事故影响,2011年2月16日,中国政府表示"要充分认识核安全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核电发展要把安全放在第一位","暂停审批核电项目包括开展前期工作的项目"。中国对现有核设施进行的综合安全检查,结果显示,中国运行和在建的核电机组,安全和质量是有保障的。

  目前中国运行的核电机组30台,总装机容量2831万千瓦;在建的核电机组共24台,总装机容量2672千瓦。在建核电机组总数世界第一。

  中国在2014年印发的《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显示,到2020年,核电装机容量将达到5800万千瓦,在建容量将达到3000万千瓦以上。记者据此测算,"十三五"期间,中国预计每年将有6台核电机组开工建设。

  "我国核电发展始终把安全放在第一位,而支撑我国核电安全、高效发展的决定性因素在人,那么预示着未来5~10年,需要大批核工程与核技术、核物理、机电及热能工程、企业管理等方面的核电专业人才。"来自国家能源局核电司的闫林在2015年全国核电人才开发与建设研讨会上说。

  安全骨干在流失

  作为"国之重器",核电产品复杂程度高,产业链涵盖了科研、开发、设计、制造、建设、运营等各个方面,行业范围涉及从原子核物理试验到机电设备制造、从热工水力学研究到核电站运营、从裂变材料勘探开采到核废物处置等。

  "对于核电运营行业,每台核电机组约需要500~800名员工。"艾德生在上述研讨会上分析说。本报记者据此计算,中国目前在运的30台核电机组需要的运行管理人才在1.5万~2.4万人;而按照一台核电机组从开工建设到建设完成所需周期为5年来计算,到2020年,随着在建的24台机组陆续投运,54台在运核电机组需要的运营管理人才是2.7万人~4.32万人。

  虽然没有公开官方资料显示中国目前直接从事核电的人员具体数量,也没有公开官方资料显示正在运行和建设的核电机组人才缺口有多大。但在全国核电人才开发与建设研讨会上,一份来自国家核安全局的资料则提出警告:大量非核专业人员的加入以及运行人员流向在建核电企业,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核安全骨干人员的稀释和流失。

  据中核集团内部刊物《中国核工业杂志》2014年报道,2008年底至2009年初,正是中国核电进入大发展的火热阶段,无论是施工方、业主方还是总承包方,都存在大量骨干人才被稀释的现象。

  然而,在核电站所需的人才当中,最重要也关键的非主控室里的操纵员莫属,他们好比是飞机上的驾驶员。

  一般情况下,核电站的主控室由值班长、副值长、反应堆高级操纵员、汽轮机高级操纵员、辅助系统操纵员等5至6人负责值守。在出现故障的时候要迅速作出响应。

  本报记者从有关核电主管部门独家获得的资料显示,截至2015年12月,共有2075人持有核动力厂操纵人员执照,517人持有研究堆操纵人员执照。

上一篇:中国核电IPO满岁 董秘罗小未回应焦点问题
下一篇:中国核电:业绩微增,坚定看好未来发展